我的给你-015

我的给你-015

 

那天的天气很好,因为周围并没有很多人在,所以就好像连时间也变得缓慢了似的,太阳让张珣的头发莫名其妙的变得温暖起来,让周小鱼开始怀疑这一切是不是真的有那么真实。

 

之前,在自己肩膀上靠着的这个家伙总是没办法给人存在的凭据,所以让周小鱼经常不知道他究竟在想些什么,只不过,这好像可以算做红蚂蚁中的人最特别的那一部分吧,这样看来,说不定周小鱼自己也会给人这样的感觉。

 

如果有一群人有着同样的表情和同样的思维方式,也算是好事吗?

 

徽章已经排到第十位,是陈小意按照她心中这些人的影响力排列的,那么,会不会有人想知道是怎样的顺序呢?周小鱼吐了吐舌头笑着想,他们不会问的,所以我也不说。

 

 

***

 

“我睡了很久了吗?”张珣醒来以后弄了弄自己的头发。打了个呵欠,腾出时间让自己清醒过来。

 

在看欧洲的一些奇幻小说的时候,最让我感兴趣的总是不同种族之间的寿命差异,比如人类和矮人,于是那种友谊就会让大家觉得珍贵,但同时又觉得不可思议。与人类和猫狗的感情不同,这一种友谊是建立在平等的基础上的,那么大家对同一个事情的认知就总是成为双方交流的鸿沟,比如时间。人类的文明会在几千年的时间兴起或崩坏,蚂蚁和蜜蜂的文明就要短暂很多。我想想,哦对不起,我忘记了我最开始想要说什么了。

 

“还好啦,不过你睡着的时候有在不停的叫一个女生的名字。”周小鱼眨巴眨巴眼睛,仿佛很阴险的咬着嘴唇。

 

张珣笑了笑用手摆弄着周小鱼的头发,嘿嘿嘿嘿的笑了起来。“你知道吗……你说假话的时候,眼神和平常是不一样的。”

 

“啊……真的吗?”谎言被识破,周小鱼还在将信将疑的时候,就已经真真切切的落在张珣的圈套里了,看来间谍与反间谍的普及已经渐渐的开始平民化起来。

 

“嗯……”张珣继续一脸严肃的编织着弥天大谎。“平时是紫颜色,但是说谎的时候会变成蓝色。”额头也清晰的写着严肃严肃严肃严肃严肃严肃。

 

“骗鬼呀~~~~”周小鱼终于发现自己被欺骗的事实,便尽全力的殴打张珣。张珣笑着躲闪。“是因为你自己的心理素质太差吧”然后帮那个女生顺一顺头发。“好了好了,趁着时间还赶得及,我带你去见一个人吧。”

 

“什么什么什么,是什么样子的人?”

“是很危险的人,所以你记得去了以后,每一句话都要想好了才说。”

“啥?到底是什么人啊……”

 

***

 

约会地点是一个卖薄饼的餐厅中,据说这家店的老板是国内赫赫有名的特一级面点师,做出的饼放在报纸上能清晰的看见底下的字!当然,这也是我妈妈说给我听的,吃法就是用饼卷起各种各样的菜,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上的作用,但卷起来吃确实比分开吃味道要好一些。

 

“给,将来如果她愿意嫁,这个就是你的儿媳妇。”张珣笑着把周小鱼介绍给自己的妈妈。周小鱼怎么也没想到张珣会带她来见他的妈妈,还真的有点不好意思起来,脸也在那里一红一红的,让张珣恍然大悟原来红蚂蚁的姑娘也还是有这种表情的。

 

周小鱼恶狠狠的瞪了张珣一眼,然后乖乖的有点局促的说“阿姨好……”

 

这个情景让张珣很是幸灾乐祸。于是便把周小鱼赶去对面坐到自己妈妈的旁边。“坐过去坐过去,我得和你们两个划清界限呀。”周小鱼就横了张珣一眼,意思是说,稍后在找你结账,不过怎看都是糊涂帐,暂时拖欠着吧。

 

“他要是欺负你的话,你就来找我,我一定是站在你这一边的。”张珣的妈妈由始至终的都是在微笑着。当妈的恐怕都这样,爸爸就老是想要给别人留下严肃认真的印象。不过张珣的爸爸恐怕不是。

 

听了张珣妈妈的那句话,周小鱼和张珣都调整出怪异的表情互相看了看,然后笑做一团。

 

“啊?我说了什么失礼的话了吗?”张珣的妈妈有些抱歉的询问。

 

“啊,不是……”周小鱼连忙笑着解释。“我们刚才去机场送一个朋友去美国,那家伙离开之前也说了一样的话,还说如果张珣欺负我的话,他会回来帮我主持公道。”

 

“我看起来很不安全吗?”张珣指着自己的鼻子,不跟妈妈吵架以后,这个人哄老太太开心的本事就开始慢慢显现出来了。

 

“嗯,看起来非常的不可靠。”张珣的妈妈笑着对自己的儿子,不过总算是自己的儿子,就算不可靠也还是认了。“不过……小鱼看起来要比你更聪明一些的,所以其实也没有什么好担心的。”男方家长的支持让周小鱼兴高采烈,对张珣秀了一个笑容以示炫耀。

 

张珣看着女生们极容易便达成的联盟,摊了摊手没办法的表示你们赢了。“妈~~你不该这么快就帮她的。”

 

张珣妈笑着说好吧先休战,叫东西吃吧。

 

***

 

可能是正当饭时,当其他人该吃吃该喝喝的时候,这两个人也在拼命的塞食物进肚子。看来有食物充斥喉咙的时候,的确很容易的就会让幸福感充满全身。东北黑龙江省哈尔滨市的一家饭馆,但是只看内部的话就很难突出东北的这个主题呀。

 

“这个太好吃了……”张扬低头对着面前的菜发奋图强,抽空含混的说话。美女老师则用手支着头饶有趣味看着对方。“这个菜叫什么名字?”张扬擦了擦嘴,继续努力。

 

“叫乱炖。”美女老师笑着用餐巾纸帮张扬擦了擦额头,然后啪的粘在张扬的额头,像香港僵尸片中贴在僵尸额头的符咒一样。“对!就是叫乱炖,就是把好多东西乱七八糟的炖在一起。”

 

“如果不是因为天气太冷的话,我说不定现在就会赖在哈尔滨不走了。”张扬把饭菜全部都吃光以后,满足的拍了拍肚子,一副贪官污吏的模样。

 

“看你的饭量倒是有点像东北人。”美女老师把双手合十拍出了一声清响,然后结了帐拉起张扬离开饭馆。“走!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离开了饭馆后七扭八拐,就来到了一条灯火通明的主街。“这里的房子看起来还真好看……”张扬看着这条很宽的街道两旁的建筑物,开始不合年龄的大呼小叫起来。

 

“因为已经快接近边界了,所以这里的建筑很多都是俄式风格的”美女老师拉着张扬快步的跑了两下“就快要到了。”

 

“喏~~就是这里。”转过了一道弯,然后爬上甬长的台阶,那个“东西”就慢慢的飘起在你的眼前,美女老师颇有些自得的指着面前的建筑。张扬也就看到了眼前的这座漂亮的大教堂。因为无法掌握到那摄人心魄的美丽到底是从哪里来的,所以人们总是很难用文字形容那些伟大的建筑,逼的你只能去亲自的触碰它。

 

那座俄式风格的有美丽的彩绘玻璃的大教堂就暖洋洋的伫立在那里,被夜晚的灯光照的整个浮了出来。有些壮烈的轮廓好像就在你的眼前触手可及,于是你就很难分辨这是真实存在的景色还是本来就是人们从内心凭空美化并捏造出来的。让第一次见到的人生出想要放声大哭的念头。

 

张扬突然变得一句话也不说整个人都呆在那里,嘴角执拗的保持着微笑。美女老师也发现了张扬的这个变化,不过最后终于还是什么都没有说,只是默默的抓住了那个人发抖的手。

 

就这样的过了好久,张扬才用力的抽鼻子晃脑袋。“不成不成,我有件事想要说,你要听吗?”

 

美女老师叹了口气,把手从背后环绕着张扬并“嗯”了一个。

 

张扬把手和美女老师的重叠,还是那样嘴角上翘的表情“张珣啊,他会死…”

 

***

 

“你最近好像变得重了好多。”张珣骑着车子往周小鱼家的方向,后架上坐着扭来扭去的周小鱼。

 

“鬼扯!本姑娘从生到死一直一直都是会这样身轻如燕的……”周小鱼坐在后座上一面吃东西一面气哼哼的说着。似乎有这么几个人,在出场的时候几乎都是有在吃东西的,却真的就没有人变胖,感觉这故事好生没有天理。

 

“算你吧……”张珣回过头偷瞄了周小鱼一眼“如果你真的胖到有四百多斤的话,我就退婚,死都不会娶你的。”

 

“四百多斤?你的尺度还真是够宽松的。”周小鱼一口喝光了酸牛奶,在自行车邻近垃圾桶的时候准确的把盒子扔进可回收的那一个箱子。“你要是不娶我,我就去让阿姨认我当干女儿。反正会一直缠着你的。你就死心了吧。”然后仰起头朝天喊一声“哇啊啊啊”。

 

“什么叫哇啊啊啊呀”张珣对这个抒发情感的串词表示不适。“好啊~~~你去认吧。看看她对她的干女儿是不是也那样罗嗦。”张珣笑着吹了吹头发,看看已经到了周小鱼的家附近,就把车速慢了下来。“我这几天有点事儿要做,所以要离开一段时间,现在没有雷亚帮你考试,你也稍微专心的学习几天吧。”

 

“记得回来要第一个打电话给我……”周小鱼下车又哇啊啊啊了一个。雀跃着回家了。

 

张珣看着楼梯上做鬼脸下来的周小鱼,也用了一个“哇啊啊”的音效。然后说舍不得啊舍不得舍不得,一口气说了二十几个,最后做总结。“唉……无论如何都舍不得呀。”然后蹬着自行车离去。

 

***

 

红蚂蚁今天的客人意外的多,不过张扬离开以后才会有这样的状况,这不是变相的说明张扬没有魅力吗?不过也有可能是因为聂旭东换了新灯泡让红蚂蚁变得更明亮的缘故。

 

“别看起来那么悠闲,让人看起来就想打你。”聂旭东把两杯啤酒推给刚刚进门来的张珣。“来帮手,那边两个女生那桌的。”

 

张珣把啤酒送到那群客人的桌上,笑眯眯的说总算有喝酒的女生来红蚂蚁了。然后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开始脱外套。“今天很热闹呢。”

 

“嗯,大考前最后的挣扎吧,过了这个坎儿,好多人就会走往完全不同的世界了。”陈小意笑着摆了杯咖啡在张珣面前。“小伍这次走的时候有没有哭。”

 

“这次没有,从头到尾都在那里耍帅,估计也忍得很苦”张珣哼哼唧唧的的摆弄着咖啡。“街角那家超市关店了以后,就再也买不到原材料来配那种蓝色的饮料了。”

 

“那个东西啊,就只有看着好看而已。我偷偷喝过一次,太难喝了。”陈小意继续跑去角落里面擦杯子了,留下两个男生难得正经的说话。

 

“今天也有好多人问你喝的那种饮料。全都是你带出来的风潮,你大概得负点责任。”聂旭东伸了伸懒腰,那围裙就露在外面了,张扬穿起来亲和力满点的围裙穿在聂旭东的身上给人的印象居然是冶艳,这啥世道。

 

张珣挺惬意的喝着咖啡,眯缝着眼睛露出像猫一样的表情。“我每次调出来的都不是一个味道,好的时候还行,差的时候那叫一个难喝。自己做的孽,还是要自己承担结果啊。”

 

聂旭东挑了挑眉毛,“对了,南南和小鱼没和你一起回来吗?”

 

“小鱼回家了”张珣喝了一口咖啡。“至于另外那个人,咳……”张珣苦忍着笑“终于下定决心的去告白了,不过现在还没回来,估计正在家里捂着被子哭吧。”

 

然后两个人疯笑,气的陈小意又跑了回来想听听他们笑什么。

 

“大家模糊掉的那些理想又都重新开始清楚了”聂旭东笑着擦眼角。“那时候还说要比比谁能更快的用自己的法子称霸学校哪”

 

“嗯,差不多都快忘没了。”张珣也笑,把双手放在脑后做惬意状。“小高是篮球,南少爷是乐队,你们两个是画画。雷亚如果还在的话现在估计已经是学生会长了吧。那家伙做领袖情结太严重了。”

 

“你呢?你的理想是什么?”聂旭东帮张珣续杯了以后笑着问。

 

“我啊……”张珣抓起下巴做思考状。“还真多……说不定就是帮扬哥把红蚂蚁撑下去的这种理想吧。”

 

“这个倒是很诱人呀……连我都有点动心了。”聂旭东笑着用咖啡和张珣撞杯。

 

“无论如何……都要好好的活下去呀。”张珣作伟人状摆了一个前进的姿势

 

“不要像佛爷一样的说话,会有人听不懂啊……”聂旭东捏着鼻子忍住不呼吸,让张珣也觉得很好玩儿,于是两个人开始比谁能憋的时间长。看起来像十二三岁的两个毛孩子。

 

“啊对了,今天小高也有打电话过来的”陈小意突然想到于是补充。“说是全国比赛之前的封闭训练。可能会有一段时间都不会回来了。”

 

“我也是啊……”张珣喝咖啡喝咖啡喝咖啡。“需要离开一小段时间。”

 

“干吗?闭门修炼吗?”聂旭东收着另一个客人付的帐并说有空再过来。

 

张珣拿起了摆在吧台上的雷亚照片看。说“这家伙还真的是很有威慑性呀,你们说,小伍是不是从这个时候就开始喜欢雷亚了?”然后大家哄堂大笑了一个痛快,不知道大海那一边的那厮有没有在打喷嚏。

 

张珣拍了拍手。“啊,要走了。”

 

***

 

“我……其实是张珣的叔叔。”张扬把眼睛看向教堂那边传过来的微光。慢慢慢慢的说“他爸爸是我同父异母的哥哥……”

 

美女老师惊讶的抬头,没有说话,只是安安静静的等着张扬把话说完。

 

“其实知道这件事的人只有我哥哥和张珣的妈妈两个人而已,所以我有的时候会把张珣现在的事情和他妈妈说。”

 

“这样就好了吧,我一直都这样想。因为我觉得这件事本来就不是很重要,所以也从来没有打算过把他公开。不过因为这个身份,我却知道了很多其他的事情,一直到有一天……直到张珣的妈妈那样对我说……”

 

“那孩子……那孩子会死”张珣的妈妈无力的蒙着自己的脸对张扬说。

 

脑子里浮现出那些景象的时候,张扬突然笑了笑,于是把事情缓和了好多,张扬柔和看着已经开始哭的美女老师,用手揉乱了那些头发。“哈,你说你要是能知道我心里想什么多好,我就不用一点一点的说出来了。”美女老师就笑了一下然后继续哭,也不说话,只是用手不停的掐着张扬的胳膊。

 

“好多事儿都是这样,一旦你知道真相以后,出发点就会变得完全不一样,反正我每天每天不停的看着那家伙嬉皮笑脸的样子,心里边都会疼的像被绞碎了一样。”张扬用手按住自己的左胸语气平和的说。“那以后的日子里边,我就在不断强迫自己接受这个事实,让自己能够接受这个最坏的结果。所以就不停的对自己说,张珣会死张珣会死啊张珣会死……”

 

“可直到那天在红蚂蚁中谈到关于死的话题时,张珣说出那样的话以后我才明白,那家伙根本不像我想的那样难受,而就是在享受而已。”张扬笑着摇了摇头学着张珣的口气。“嗨,本来嘛,人都是会死的……所以最重要的部分其实是在死之前吧……”张珣一如既往的抓着自己的头发,摇晃着酒杯里面的冰块。清晰的就像真的出现在人们眼前一样。

 

“所以我就觉得我还真够蠢的。”张扬抓了抓鼻子无可奈何的笑笑。“然后我就一下子什么都清楚了,因为我觉得他想的那一种才是对的。”

 

“可是这时候雷亚却死了吗?”美女老师慢慢的叹了口气。靠在张扬的胸前。“你为什么不早点儿和我说呢”

 

张扬把美女老师抱紧并笑,好像某人提到的“用彼此帮助彼此活下去”一样。“早和你说雷亚也还是会死,只不过是多一个人一起难受而已,要真是那样的话我们每次见面可能就只有抱着头哭的份儿了,对着这种事儿,要不是真的想通的话,多少个人在一起也不会有什么办法的。”

 

张扬把头朝向教堂的那一边,天色有点晚了,人群变得疏落起来。邋遢老板轻轻的叹了一口气。“雷亚的事儿过了以后,我就特别特别想跑掉,不过一直到你领我看到这个教堂的时候,我才真正的想通……”

 

“虽然能不能好好的活下去这点挺重要的,但是这个世界上肯定还有一些更重要的东西……而且,死之前的那一部分我们可是要好好的把它记住呢。”张扬用外套把美女老师包住以后,天上也应景的出现了漂亮的焰火,提早回家的那些人一定都错过了这么好看的景色吧。。

 

美女老师痴痴的看着突然间被焰火招惹的变亮的天。喃喃的说。“要是下雪的话一定会更好看,不过我觉得我们要赶快回去。”

 

张扬也抬头看着不停变换颜色的天空。说“嗯,不能犯傻,一定要壮起胆子往前走。”

 

***

 

然后……张珣死了……

 

白布蒙住了张珣好像睡着的脸。

 

“总觉得好像在哪儿看过这样的镜头呢”红蚂蚁的邋遢老板就在那里慢慢的说着……

 

在那个病床上躺着真的是张珣吗?那个……看来好像一个漂漂亮亮的假人儿。

 

可是奇怪,除了张珣的妈妈和医生护士以外,那一群人都没有哭……大家都只是分了些张珣留下来的东西,眼睛都不眨的看着他……

 

“这次总算是没有人跑掉。”唐炬南搂着小高的肩膀。记得医生说,张珣的病已经得了三年,似乎白色的头发也是因为这而来。

 

周小鱼静静的抓住张珣似乎还有温度的手,不说话,也不肯放开……

 

***

 

张珣的家中。已经接近六点,从外面透进来的光越来越有限了,以至于大家看着对方都觉得有一点模糊。唐炬南,聂旭东,陈小意,周小鱼,张扬,还有美女老师。大家零七八散的坐在地板上。屋子里安静的能听见彼此的心跳。

 

张扬点着了一支烟。在屋子里面忽明忽暗的,看起来很好玩儿,于是戒烟好久的唐炬南也忍不住叼了一支烟点着。

 

聂旭东则躲在角落里摆弄着一盘磁带,看起来那是张珣留下来的。顿了顿,聂旭东终于开始说话,嗓子听起来哑哑的。“南南,乐队的事怎么样了?”

 

“大致差不多了吧,也有琴行愿意提供演出用的乐器,就是要腾好多时间来排练。”唐炬南吐了吐舌头,居然被香烟呛的咳嗽了起来,完全不像一个有着五六年烟龄的老枪。聂旭东哦了一声,想不出有什么话要说。

 

“天黑下来了,要不然……开始吧.”张扬继承着由白头发少年那里传递过来的抓头方法。抬起头和周围的人询问。不过其实,天色已经黑到让他们看不见对方的表情了。就算是有,也只不过是习惯性的随着说话而流露出来的,好在因为大家彼此间太熟悉,不至于产生交流障碍。

 

“再等等吧~~"周小鱼努着嘴给出了一个古怪的笑容。“小高不是说他可以赶回来的么?”张扬哦了一声说好吧。

 

然后天色便黑了下来,这样一直一直的等下去,直到高少明回来都再也没有人说话。小高把县大会mvp的奖状和奖牌放在了大家曾经围着喝酒的地桌上,坐在张扬的旁边。

 

“嗯……那么开始吧……”张扬把磁带放入录音机。并按下了放音键。那磁带转动的声音莫名其妙的让人心情舒畅。

 

***

 

“这个创意是和扬哥他们学着的,我之前试了一下,还真是挺方便的……”

 

“嗯嗯,那么开始吧,关于小生的临别赠言……

 

在那之前总觉得这样有点卑鄙,因为我知道自己不会活的很久,也不会给那一个人幸福,可我还是不顾一切的喜欢着,看起来很像一次赌博,现在就只剩下舍不得了,不过这样也好。至少在和大家一起的这段日子中……我每天都高兴的不得了。如果我也能让你们这样觉得,大概……就够了吧。”

 

“因为太习惯这种相处的方式了,所以根本就懒的去做什么调整,可不管怎么样,关于做音乐,画画,或着打篮球,还有大家各自不一样的方向……都得努力下去吧,毕竟我们不可能一辈子都躲在红蚂蚁里面。”

 

“关于周小鱼。你赶紧去认我妈做干妈吧,那天吃完了饭以后,我妈说如果我介绍给她认识的只是普通的女孩儿,她肯定在饭桌上就哭出来,可是看见了你以后,她说就只是觉得特别的高兴。我想,那是他们那一辈人夸奖人的方式吧。我想眼睛换给你……那样可以帮你看到一些更好看的东西,不过如果你执意不肯的话我也没办法。反正你的事情,最后还都是要由呢子自己决定。”

 

“还有那个被水浸坏的传呼机,除了关于我爸爸和妈妈的感情以外,那里面其实有记着大家的生日的。不过坏掉了以后我就完全记不得了。哈哈哈哈……”

 

“啊~~~~~~~~~总好像想得太多了。”

 

“雷亚教给大家不论遇到什么样的事情也要往死里坚强,我就教大家用全身心的爱来迎接今天吧,你们能想得出我现在的表情吗?因为这一句太难念了。”

 

“天快亮了……也不知道能不能撑到早上,不管怎么样,爱今天的话,明天所有的人就会幸福。会吧。在这种模糊的时间中说关于今天明天这样的话尤其滑稽。哈哈。说起来……我其实一点也不想死。因为我也不知道那边有没有像你们这样的傻帽儿跟我做伴儿了,不过倒是有雷亚在。”

 

“那么……就到这里吧。我家的冰箱里面有啤酒,允许你们哭到听完这卷带子以后的24小时。”

 

“最后,姆啊姆啊,这个是离别kiss。”

 

***

 

于是,那一整晚上,大家都挤在张珣的房子里面,没有人提议开灯,大家听着张珣留下来的声音,唱一些愚蠢的歌,那么黑,谁也看不见对方是不是哭了……一直到早上……

 

“那家伙完全没有觉悟嘛……一副坚决不改的态度。”唐炬南抓了抓鼻子,站起来伸懒腰。

 

“说得对,老是躲起来哪儿行呀。”小高和另外的人们也站起来“关于每个人不同的方向是吗?嘿嘿,这回说的倒挺好,比从前他说的话容易懂多了。”

 

“小意!”只有周小鱼微笑着说另外的话题。“我看不见了。”

 

***

 

一年后……

 

“后来呢?”伍笑宝拿着花放在张珣的墓前“后来怎么样了。”

 

“还能怎么样,也只不过才过了一年的时间而已。”唐炬南拿着三支烟拜了拜张珣以后,就把烟们摆在了那里。“你不能太文学的看待生活,否则就会产生过高的期望值。”戒烟好久了的南少爷再一次咬了一根在嘴里没有点燃,于是,你就开始有一点怀念在那个时间中所发生过的故事了。

 

“后来我倒是记得一点儿。”聂旭东用手虚空的拍了三拍笑着接腔。“后来陈小意傻呵呵的笑着说嘿诸君,不如我们来比赛谁会最后死掉吧。然后周小鱼就接着说绝对不要!最后死掉的那个人,一定是活活闷死的。两个人抱在一起笑了有半个小时。我到现在也还是觉得这种对白太有意思了。”于是大家就那样乱七八糟的哄笑了一通。

 

“其他的就都是在按顺序的一步一步的进行吧……”小高也有样学样的点烟。拜拜。“有另外的那两个人做监工,谁敢不努力?何况我们也得对自己诚实一点儿。”

 

唐炬南眉飞色舞的补充。“我觉得最好笑的还是扬哥。非要把自己要出生的孩子叫张亚珣。怎么劝都不听。”然后空荡荡的公墓里就满是“哇哈哈哈啊哈”的笑声了。这群人就不怕惊扰了睡在这里的人们吗?好吧。其实我也很想笑。

 

***

 

“好了,回去以后大家要好好的练习。下周六老师要考试哦~~~”周小鱼合上钢琴的盖子,向着那群五七八岁的小毛孩子们打招呼。“周~~~~老~~~~师~~~~再~~~~见~~~~~”回应的是拖着长声的小屁孩们,然后忙忙碌碌的跑了出去。几年以后谁知道他们会长成什么样子?又会发生怎样惊天地泣鬼神的故事呢?

 

然后是陈小意登场。“对不起对不起,小鱼子,我来晚了。”

 

“我还以为你不来了。”周小鱼笑着把头发用小卡子弄的很伏贴。

 

“还不是那该死的聂!旭!东!”陈小意仍然在愤愤不平着。“居然敢甩掉我和唐炬南他们一起!气死我了呀!小鱼你一定要站在我这一边。”

 

“好了好了……快走吧……”周小鱼背上了背包挽住陈小意,笑的眯起了眼睛。“再晚去就会让他们等急了。”

 

“啊!从那以后你就一直都带着这个传呼机吗?”陈小意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摆弄着周小鱼背包上的那个传呼机。周小鱼皱了皱鼻子,笑的轰轰烈烈。我们就发现周小鱼的那双眼睛原来仍然是紫颜色的。

 

“我其实就是想知道啊,一件事物的完整和破碎对其他人是不是真的有那么重要而已。”

 

之后的传呼机的特写.配的是陈小意的对白“又文学又文学,你明明知道我最怕这个的。”仔细看的话,传呼机上有用小刀歪歪扭扭刻上的心形的痕迹。这企图真的是无处不在了。

 

***

 

接下来是纯净的一大片紫色,看起来很像是周小鱼的视线。

“为什么不换上他的眼睛呢?那家伙也许会不高兴吧。”

“他让我换我就换,那我不是太没有主见了?”

 

***

 

其实1。这东西最开始出版漫画单行本的时候,曾经被出版社用过“一个真实的故事”这种噱头,让我心生不爽,这说法其实很扯,因为这个故事完全是我平空编造的。或者说,这只是经过我理想化的生活方式而已。所以对于故事中出现的漏洞,请大家心态平和的去对待。

其实2。关于白色的头发,紫色的眼睛,或者失明和死去。这些其实都是恶俗到不能再恶俗的元素,我本来是抱着嘲笑的态度去的,不过走着走着就写成了另外的东西,某个叫做赵大善人不小心提起的说法让我觉得被夸奖了。他说“这是擦边球嘛。”

其实3。在重新修改这部分文字的时候,不可避免的要从头翻看了一下原来的版本,前三段,简直恶心到让人捶桌子,无论如何也打算重新写,不过改写完了之后情况仍然很糟,没有改观反而变得罗嗦了。但又不能劝大家扔掉前三段来看整本小说,十分为难。虽然写作水平没啥变化,欣赏水平倒是提高的很快。另外,在过了三四年以后重新看这个故事的时候,能让我记起来的就只有那些小细节。很想把这个故事的名字改成“我的 拿去”。这是不是说我也算有了一点成长?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