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给你-013

我的给你-013

 

接上期。

 

“这饭还真是难吃。”聂旭东龇牙咧嘴的诸多挑剔。不过这次是陈小意理亏,所以没有打回来,只是在一旁拼命的哼哼。“已经是第十二次有人说了……”

 

“反正闲来无事,不如我们来谈谈婚礼的细节吧……”唐炬南突然超帅的挑眉毛,让人心潮澎湃。周围的人便举手表决一般“好呀”“好呀”个不停,完全不考虑张扬的立场。

 

“已经想好了……”张扬捏了捏下巴,和诸君共饮了一口。“不过暂时藏起来不能公开就是了。一定要把神秘感留到最后。”然后和美女老师交换眼神,一眼望去就都是甜蜜。让大家有一些不习惯。

 

“那么今天就到这里吧,我们要回去了。”唐炬南把杯子里的最后一口啤酒顺进喉咙,让后站起身来告别。“管理员阿姨最近对我们超凶的,不知道为什么。”

 

“不就是你老调戏人家的小女儿么。”聂旭东摇摇晃晃的站起身,最近他总是能把话题变得扣人心弦,比如那个管理员阿姨的小女儿,其实才只有十三岁而已,南少爷也只不过是偶尔买糖给她。

 

小高也整理衣服。“而且我们一身是伤,太晚回去可能会被怀疑到参与什么黑社会械斗,因为这个被抓包就很不值。”小高爷加上唐炬南和聂旭东脸上超过二十条的创可贴,估计就是把碰头摔跤助人为乐这种理由都说上也很难解释清楚,最好的办法当然就是用被子蒙住头。

 

“那么……我今晚要去小鱼家里睡。”陈小意也征询着小鱼的意见,周小鱼笑着点头。

 

“我去这个人家里,旅馆的房间完全没有亲切感。”小伍指着张珣。“而且那旅馆的保安老是盘问我,很想给他一拳。”

 

“都有归宿的话……那么,这一集的配角们要告退了”张珣带领着这群人向张扬夫妇告别。在大家一个接一个的表明心迹之后,张扬才发现“只剩下他们两个了”。觉得不知不觉的被耍弄了一下。就像被一块石头砸了一下,捡回来发现其实是一块巧克力,勉强可以拿来形容眼前的情况吧。

 

“灯关了。窗帘拉好,这个也要点着。”众人杂手杂脚的把放在杯子中的蜡烛点着了十几只。规规矩矩的在吧台上码成一排。让参与的人都觉着很满意的,小伍拍着手说“说真的,我有点不想走了”然后被强行拖了出去。

 

“小心被当作绑匪啊!”然后的红蚂蚁就充斥着橙红的色调了。场景也是,人的心也是。

 

张扬扭过头去看美女老师,然后发现到现在为止,美女老师还都没有名字。不过这一点也不重要,我时常坐在公共汽车上也可以用一眼睛的时间喜欢上一个女生,不过通常都是交错着再也不会见面。有些时候是因为胆怯,有些时候是因为懒惰和迷惑,我们总是会遇到这种没屁用的情绪,问题是我们要不要被这些情绪和细枝末节而影响了前进的脚步。

 

好多人认为这一些部分都是抽向的无法去描述的。可其实只要想怎样解决它们就好了。在那些混乱的情绪恶狠狠的扑到你面前时,它可能会说“我!现在!要开始影响你了?你是否接受?”这个时候,你只要选择yes或者no就好了。Y/n?这个是我觉得世界上最有用的选项,可以帮我们少走很多弯路。

 

……

 

对不起,扯的太远,有点拉不回来了。

 

“怎么样?”张扬用询问的口气。

 

“嗯!进展很顺利。”美女老师笑笑,拿过张扬的手咬在嘴里,固执的不肯大声说话。“不过,我们那里可是会很冷的,你要多带点衣服。”

 

“我们在这里呆到十二点再走吧。”张扬摆弄着那些发出微光的光源们。“反正火车发车的时间还早。”

 

“嗯,那当然……不能辜负了这些蜡烛啊。”最近的这种哼哼的语调很受欢迎,可以把情绪藏得很好。

 

***

 

“阿姨好……”陈小意向小鱼妈打招呼,收到的回馈是拥!抱!

 

“啊~~~小意,”许久没见的小鱼妈仍然是那样充满活力。“最近你们都很少来,张珣和雷亚也是。我已经被遗忘了吗?”

 

“那个啊,那个要怪你女儿才对。”陈小意笑眯眯的应对着阿姨。“是她先不理张珣的。”张扬和美女老师那种年龄段的且不说,但如果对手是长辈级别的,红蚂蚁中就随便哪一个都能把叔叔阿姨们哄的高高兴兴的,这就是传说中的天分了。

 

“啊?为什么?吵架了吗?”小鱼妈转向小鱼这边。

 

“不要听她鬼扯!”周小鱼迅速拉着陈小意跑进房里,然后对自己的妈说。“服务生,送两杯大吉岭皇家奶茶进来,要热的。”

 

“大吉岭皇家奶茶是什么?”小鱼妈少许茫然的回应。“家里就只有散装的茉莉花茶了,要不要和咖啡混在一起试试?)

 

于是周小鱼和陈小意就关上门喘着气对着笑,差不多可以平稳下来的时候,由周小鱼开始调整话题。“小意,我们去求阿姨让她把雷亚的猫送给我们养吧。”

 

陈小意总会在第一时间趴在床上,不管是雷亚家还是周小鱼家。听见这个提议便马上坐起身来。“咦?明明是我先想到的!”

 

***

 

在这个城市的火车站,有一个很大的钟楼,平常都是不报时的。只有在午夜十二点的时候钟声才会陆续的响起。在城市的上空盘旋着不离开。总是有一些傻孩子在钟响的时候开始扳起手指数着它响起的次数,只不过明明知道应该是十二声的,但查到最后总是只有十或十一次。在没有觉察到的时候,最初的那一两声已经被不小心的遗忘掉了,等到发现钟声已经响起的时候,已经是途中。

 

“为什么在车站这儿也能看到这个钟的”这个季节的晚上已经可以呼出白气了,美女老师傻叽叽的望着之前出现过的那个钟楼。虽然方向是不同的,但是不仔细看的话,哪个方向都差不多啊。

 

“在提醒我们时间的重要性吧。”张扬揽过美女老师,两人一同望向那个方向。

 

“你猜他们现在都在干什么?”美女老师的眼神越来越柔和了,和扭人耳朵的口水妹形象完全不同。

 

“可能都蒙着头在装乖孩子吧,女生们估计还在聊天……就只有张珣和小伍猜不着,总不会再打架吧。”张扬回过头来,脸上有一点焦虑。

 

美女老师看着这个老头儿,突然扑哧的笑了出来。“你在担心什么?”

 

张扬觉察出美女老师话里的意思,有点张口结舌,最后只好苦笑。“不是你想的那样。”

 

“叮咚!”后面的大喇叭中开始有声音传过来。“开往哈尔滨的1031次列车即将开始检票。请乘客准备进站乘车。”

 

“啊!就是这个了。”张扬两个人对视了一眼,“好吧,”张扬和美女老师分别帮对方整了整衣襟,清了清嗓子。仔细的看着对方说。“旅行婚礼开始!”

 

“这个更像是逃婚吧。”然后两个人往死里笑!启程!扑通扑通的跑往检票口的方向。

 

***

 

“你该不会是作弊了吧,我在美国苦练的真克里斯,怎么会这么容易就输掉了。”伍笑宝狐疑的翻了翻张珣的手柄。不服气的说再来。结果张珣和伍笑宝居然在对战格斗之王97。总算和打架性质差不多。

 

“我觉得是你退步了,你这种水平让我赢了也都没有自豪感。”张珣笑着打开啤酒递给小伍。“美国的水平都是这样糟糕么”

 

伍笑宝一口喝下了半瓶,沉声说“屁!一会儿再来,在那边生活太悠闲了,所以比较没有斗志。”小伍再灌了一口啤酒,便索性靠在床边把眼睛投向天花板,忽然安静了下来。

 

“我说,你干吗不骗骗她。”伍笑宝用拳头轻轻的砸着桌子。

 

张珣盯着屏幕里面出现的“WIN”,闭上眼睛一板一眼的像诗朗诵一般的朗读。“迟早都要有个正确答案的吧,与其等到周围的人文地理逼的你不得不选的时候勉强的选,还不如从一开始就打定主意选好然后坚定不移的贯彻。”

 

“你少拿这么恶心的话来蒙我”小伍撇了撇嘴转过头去,看不见他的脸。“从扬哥那儿听到雷亚的事情以后,我就一直在想,雷亚如果在的话应该会怎么做,最后还是想不通没结果,所以就用自己的方法解决了。谁对谁错先不说,可你们之前那种假惺惺的笑容薄的就像一张纸一样,什么也挡不住。看起来很傻逼。我本来还想跟你好好聊聊,结果看见了就只想动拳头。”之后小伍又开了一瓶啤酒。自顾自的嗤笑着。“上次是你打我,这次是我打你,都是因为雷亚,我们最后还是算扯平了”

 

张珣目不转睛的盯着小伍半天。突然笑着说我知道。“我就是在犯傻而已。”

 

“我喜欢雷亚那么长时间,雷亚也喜欢了你那么长时间,喜欢一个人就很容易,可真要想和一个人在一起很久,那才叫难呢。不过我还真想不出你和雷亚在一起会是什么样子。”小伍再次操起游戏手柄,并且招呼张珣。

 

“书上说,傻子会过很幸福的!当然书也是人写的。”小伍坚定不移的选定了真克里斯和其余的两个角色队员,看起来一根筋到了极点。“你知道为什么吗?”

 

“嗯。为什么?”张珣抿起嘴角应战。

 

小伍仰头又是半瓶。“因为傻子根本不想要那么多东西,只要有一点儿就可以乐上半年了。”

 

***

 

十二点到清晨是很容易的,于是大约十点钟的红蚂蚁酒吧前。门口放着菜场阿姨们送给张扬的豆腐和牛奶,民风淳朴,没有人偷。

 

“还真的是十点钟都不开店!这个人谈了恋爱以后就完全没有进取心了。”张珣抱着一大堆书在那里气结的找钥匙。

 

“我九点钟的时候也说过和这句一模一样的话。”然后周小鱼不知道从哪个角落蹦了出来。“你早安呀!”屈指算来,这是那件事情之后两个人说的第一句话,让张珣感动的差点就哭出来。

 

“啊……”张珣无可奈何的看着装作什么事都没有的周小鱼,然后叹了一口气说。“要不然,咱们不吵架了好吗?”

 

“啊?我们多会儿吵架了?”周小鱼笑的满天都是花瓣。说起来,还真是没有吵架,只不过是突然之间不说话了而已。“也好!”周小鱼用力的点点头。“晚上我们去约会的时候请我吃必胜客的话,我就装作原谅你。”

 

张珣抓了抓头,鬼使神差的从包里拿出一粒糖“这个先拿去做订金,晚上不要变卦了。”

 

周小鱼笑着不回答.估计是感动的很辛苦。这是怎样诡异的形容词啊。

 

两个人终于很费力的把红蚂蚁打开,却发现酒吧里根本就没有人。当然是没有人的。

 

“人跑到哪里去了。”张珣奇怪的转到吧台里面翻腾,不过除了好闻的蜡烛香味以外,什么也找不到。

 

“张珣!找到了这个。”周小鱼努了努嘴展示给张珣看吧台上的录音带。上书“请进”两个字,让周小鱼和张珣面面相觑。

 

入盒。放音。

 

嘎吧嘎吧几声试音之后,那夫妇两个的声音就从红蚂蚁的音响中飘荡开去。

 

(张扬)“嗯咳……现在的时间是200x年10月10日晚上23点36分”

(美女老师)“我们!嗨,就是我们俩!在这里有一件事情要宣布的!”

(张扬)“那就是我们决定要去旅•行•结•婚!!”

(美女老师)“也就是逃婚!”

(张扬)“对!也就是逃婚!所以在我们回来之前,红蚂蚁就拜托给大家了。”

(美女老师)“我以老师的身份郑重的声明,我决不允许有超过两个人同时旷课的情况出现”

(张扬)“就是这些。我们还急着赶车。白。”

(美女老师)“啊还有,我请的是病假,敢给我穿帮你们就等着死吧!”

 

张珣和周小鱼互相看了半分钟,然后疯笑成一团。大家都觉着这几天出现的事情进展太快,好像有点跟不上节奏,不过更贴切的说法是,大家都在辛辛苦苦的攒着劲儿,等的就是轰隆一声爆发的这一天。爆发好啊爆发好,哪里好呢?总是比憋在心里好。

 

“你还真想不通这一群人还能干出什么事儿来。”周小鱼抽了抽鼻子自己在那里笑到抽筋儿。“不成!我也要做点什么威风的事情,否则就被你们比下去了。”那厮打定了主意,看起来胆子就变大了许多。不像从前那样看起来很容易碎掉了。

 

张珣就看着笑的像花一样的那家伙呆住了,那种表情熟悉的像几生几世留下的回忆一般。然后。张珣沉着脸拍了拍身边,向周小鱼招手。“坐过这边来……”

 

“干吗?”周小鱼便笑着便移坐过张珣的旁边。“算命的那些招式对我来说已经没有用了,所以你现在要是再想蒙我,就要想出点更新鲜的才行。”

 

然后是kiss。我……我也没有办法了!只得这样!

 

***

 

过了好久,大概有一年的时间吧,周小鱼和张珣终于把嘴唇分开了。

 

……

 

不是真的。

 

分开的时候,周小鱼像把所有的感情都扔在了眼睛里看像对方一样,在紫色光芒的映衬下,许多情绪被放大的十分清晰,以招牌性的狡猾笑容表现的最为充分。然后周小鱼也向张珣招手。“过来过来”

 

和好久以前那一次同样的位置,张珣鼻梁上的创可贴被周小鱼再一次痛快的撕掉。这是周小鱼在昨天留下的伏笔,没有察觉到阴谋是张珣自己不好。看起来不懂得吃一堑长一智也是这群人的共性。一路看下来,大家相同的部分还真是很多,抽时间,然我们好好的总结一下吧。

 

“这是你命里注定的劫!”张珣突然想起在某一部古装电视剧里所提到的这一句蠢台词。于是哭笑不得。

 

“我突然觉得你和雷亚根本一点都不像的。”张珣抽了抽鼻子。有一点咬牙切齿。

 

小鱼姐眨了眨眼睛“嗯”了一下示意张珣继续说。

 

“一旦有事的话,雷亚就会胆大包天的继续死撑,而之前,你就只会想跑掉或者躲起来。”张珣揉了揉被撕的红通通的鼻子。“不过,那家伙走掉之前,把她的好多东西都留给你了吧,所以你现在非常的难骗。是人格的完善哟哟哟。”

 

“那么你呢?你是什么样子的?”周小鱼笑着反问。

 

“我?我比较反复吧,不是很固定,一会儿这样一会儿那样,有时候什么也不怕,有时候又会什么都怕得不得了,很难找出规律来。”张珣想了想颇自豪的回答。“不过现在又不一样了,因为我想通了好多事儿,而且总算和那个家伙学到了一些东西。已经……没有弱点了……”张珣仰头哈哈哈哈。看起来确实让人想踹上那么几脚。

 

周小鱼笑着长舒了一口气“其实我倒没你想的那么多,只是突然觉得平衡被打破了,然后整个世界都垮掉了一样。觉得我们保持距离的话就能够重新平衡吧,所以就犯傻呗!不过要是整座大楼都倒了,那自己一个人躲在小屋子里面也没有用吧。”

 

张珣安静的笑。说不行,我得再亲你一下。

 

“好吧,但是这次要按照顺序来……”周小鱼被男生缠的没办法便妥协“你要先看着对方的眼睛。”

 

张珣笑,只是亲了周小鱼的额头。

 

张珣说“其实啊,还有另一个办法保持平衡的”

 

周小鱼说“什么啊”

 

张珣说“不能说,你让我再攒几天,不过我们不论如何也要带着雷亚的份好好的活下去不是吗”

 

周小鱼说“嗯~~那当然。”

 

“嘿哟!一清早的就来排演情感剧吗?”这群人陆续的来到这里时,红蚂蚁的颜色就好像变得漂亮起来了一样,并不是说之前不漂亮,而是程度的提升吧。

 

“哈哈哈哈!先不要吵,来听这个啊。”

“这是什么啊。”

“这个?哦,简直太可怕了。”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那两杯装满冰块的杯子里的水突然少了些似的,好像有人笑着喝了一口一样。于是并排的两个杯子就那样眼睁睁的看着太阳东升西落日复一日草长瓜熟春去冬来,好像打定主意一动不动了似的。

 

说起来,如果早上出生,晚上死去,以每天为一次生命轮回的话,我想一定会有很多人在邻近十二点的时候说出“下辈子我还要如何如何……”,然后,抓好那个人的手,看着时针和分针重合在最开始出发的地方,安静的等待着钟声响遍全城。听起来这已经是一个让人泪流满面的好习惯了。不过不管怎样,在钟响之后大家也一定要记得大声的吼一句“老子又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