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给你-011

我的给你-011

 

“是不是从那天开始就一直都在不停的下雨?”唐炬南仍然把烟咬在嘴上,把首饰都扔掉后,这家伙看起来温和了很多,不像从前那样满身是刺了。外面的雨仿佛就这样一直不想停下来的似的,却也没有演变成暴雨的意思,淅淅沥沥的好像在唱歌。红蚂蚁从南少爷的角度这样看出去的话,是被洗刷的清清亮亮的马路和少许行人。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在这条街道上走过的人仿佛都是即使世界末日到来也要笑着死掉的这种人。要是真的不能让自己幸福的话,那么赶紧让别人幸福吧。也不错似的。听起来有点伟大。

 

“老天爷也舍不得她吧,那个女生的魅力还真大。”高少明拿着一小片拼图认真的坐在吧台前让碎片重合。“不过也有可能是暗示来着,以后一下雨就会想起她来了。”然后小高想起什么似的吃吃吃吃的笑个不停。

 

唐炬南也笑。

 

“你又笑个屁呀!”高少明边笑着擦笑出来的眼泪,边习惯性的和唐炬南斗着嘴。

 

“你管我,反正和你笑的不是同一件事。”唐炬南把烟拿到鼻子旁边闻。继续不停不停的笑。

 

“你的那个美少女呢?有好长时间没有听到你提起她了?”高少明一心两用的一边继续拼图一边尽心尽力的打击着唐炬南。“有什么想法赶紧去拼命做,别每天坐在凳子上转圈。”

 

“嗯哟。估计是嫁人了吧,她比我大一点,就算结婚也没什么希奇的。”唐炬南心理素质一流,硬是一直在椅子上转着圈。当然,主要是有乐趣,因为每转一圈就会把目光重新投向窗户的那边一次,所以在这个过程中总会希望下一眼的时候会有一个好看的小姑娘经过。未知,这让南少爷乐此不疲。“说不定也是生了什么难治的病死掉了。”南少爷突然看到了好看的伞和漂亮的小腿,余愿已足,看不见脸都没有关系。

 

“悲剧不一定非要死人的,而有人死掉的话也不一定就非得是悲剧。”高少明把手中的最后一块拼图放在拼图板中后发现意想不到的事情。“咦?怎么会缺一块的?”

 

“喏。在这里。”唐炬南把最后一块拼图展示给小高看了看,然后迅速的把它扔进嘴里。嚼了嚼吃掉。

 

小高无语了有一会儿,然后无可奈何的笑,“那个人说的一点儿都没错,我们还真是太胆小了。”

 

“不是胆小……是「超胆小的」!”唐炬南再一次把烟咬在了嘴上站起身来。“我早就觉得只有扬哥可以抽烟这个规则太不合理了,所以我一定要找他好好理论一下。”好后来,张扬终于在红蚂蚁中解除了戒烟令后,那个蠢才唐炬南居然在当天就把烟戒掉了,谁也想不通他那个奇怪脑袋里面装的都是些什么念头。

 

***

 

“已经是秋天了吗?”张扬紧了紧外套。场景是天台。曾经有一段时间,在美女老师的督促下,张扬把胡子刮了个干干净净。不过美女老师扳那张脸过来看的时候,犹豫了半晌,说要不,你还是留胡子吧。于是张扬的形象绕了一个圈又回到了原点。张扬倒是不觉得有什么不妥,但美女老师总是认为自己的男友不要把眼光局限于卖菜阿姨,要提高到能吸引所有类型的中年女性,于是就总有奇怪的造型飞到红蚂蚁老板的身上,比如现在张扬身上那件即不防寒也不保暖的黄艳艳的衣服。

 

“早就是了,已经快到冬天了。”美女老师气哼哼的说话,躲在张扬后面让他挡着风。“你都迟钝成这样,你叫我怎样才能安心的嫁给你啊。”

 

“先别说这些,倒是你自己。”张扬用手拨对方的头发。不过那头发又马上不安分的飞起。“作为人民教师以身作则的旷课,结果就是为了跑到这天台和我说这些吗?”

 

“我那个不叫旷课,我那个是请假。”美女老师眯着眼睛申辩。其实对着老师们最好的办法就是不把她当作老师。“要怪也要怪你的那群党卫们!通通给我逃了个一干二净。偏偏每个人的成绩都超好的,让我想好好的批评他们一下都没办法。”美女老师抹了一抹鼻涕,稍稍挺直了身躯。“而且没有他们的课的确很无聊就是了。”

 

“想来想去,都只有雷亚是每天全勤的。”张扬索性扯开了衣服,把老师包在里面,表情有些落寞的。“学习娱乐两不误,还有班主任宠着,真好。我那时候怎么没碰见你这样的老师啊。”

 

美女老师沉默了少许,然后拍着张扬的头以示安慰。“其实啊,我是和某个人约好在这里见面的。时间好像也差不多了。”

 

“见面?是谁啊?”张扬抬头像美女老师征询答案。然后天台的门开,大家把脸转向门的那边,把头发编成雷鬼辫子的长发男生登场,穿着拖沓的长t恤。过去给了张扬一个熊抱。“对啊扬哥,就是我没错。我想死你了5555。”

 

“小……小伍?”张扬有点张口结舌。

 

***

 

同个时间,周小鱼和陈小意则推着购物车走在超市里,准确的说,是周小鱼推着购物车,陈小意其实是坐在车里的。于是满超市的人都在看两个女生瞎闹腾,很有点万民同乐的气氛,不过当事人本身却不是很在乎,有点旁若无人的穿梭在人流里。这里不推荐大家也这样干,退一万步讲,就算你真的在沃尔玛家乐福里这样干了,被抓住后也一定不要像某人一样用“脚扭伤了”这样拙劣的借口。最好的办法是马上端正态度,露出笑脸,说对不起。

 

陈小意挡开了周小鱼刚刚想要放进推车中的薯片。样子好像一个质检监察员。“这种不行啦。这群男生最近越来越能吃,快要超过我们了,一定要打压这种歪风邪气。”

 

“所以在资金有限的情况下,一定要选这种给又劲儿又能蒙人的才行”想了半天,陈小意最后抓起一大堆泡面放进购物车,让周小鱼没办法的抿着嘴笑。

 

“喂小鱼,你和他还在冷战中啊……都过去那么长时间了,你们还真想不开。”陈小意一边在大特价的食品中寻找“又给劲儿又能蒙人”的宝贝,一边突兀的问起一些和之前不同的话题。

 

“啊?谁?”周小鱼思考中被打断,于是重复的确定问题。

 

陈小意摊手,“你这表情在雷亚脸上也出现过的”(看来我们都被她影响惨了)

 

周小鱼将十指交叉眯着眼睛笑,然后不服气的哼哼。“她也被我们影响了好多啊,其实我昨天还梦见那家伙了,好像就在咱们旁边,根本就没走远一样。”

 

“你说的那家伙到底是雷亚还是张珣啊?”陈小意继续着沙里淘金的工作,把质优价廉的萨其玛,红薯干,山楂条统统大包大包的扔上车,给男生们买食物的时候陈小意还真是够敷衍。

 

“当然是在说雷亚。”周小鱼伏在购物车上想了想,然后笑。“至于张珣,他不是一直都在那儿嘛……只不过我还有一些事情在介意,还不能和他心平气和的说话。”周小鱼随即用双手挥去这些令人困扰的事。“啊不说这个了,咱们为什么要买这么多东西?”

 

“听傻姐说,小伍可能会回来的。也许今天也许明天。所以要在红蚂蚁为归国华侨接一个风。”陈小意拍手,没有再继续问下去。“好了,就这些吧。再去熟食区买一些香肠。”

 

“小伍?那是谁?”对着从未听说过的名字,周小鱼听的满头雾水。

 

“啊小伍可是个了不起的人物,和我们都是从小到大的朋友,不过我们认识你的时候他好像已经去了美国读书。”陈小意扯着周小鱼往熟食区的那一边前进。“就是之前他们老提到的那个很会打架的家伙。超危险的哦。所以一定要小心。”

 

“危险?那是什么意思?”经过化妆品架的时候,周小鱼拿起架上的唇彩犹豫了一下又放了回去,随口的问着。那唇彩的颜色很熟悉,总觉得在哪里曾经见过。

 

“在这个人人都是炸药的红蚂蚁酒吧中,小伍他是一个导火索,你觉得这样还不够危险吗?”陈小意眨了眨眼睛,眼神里充满了憧憬。“炸药和导火索,再碰见一丁点儿火星的话就要炸喽。”

 

“听……听不太懂。”“哈哈,有空把全部的剧情都说给你听。”

 

***

 

“后来呢?”阳台上,伍笑宝在不停的咬着嘴唇,表情有点让人害怕。“后来啊,后来那两个家伙就都活在自己的圈子里边了。虽然还是每天都能见面,却都是一副老死不相往来的样子,害的大家也要跟着他们分成两拨。看都不敢看对方一眼。”张扬和美女老师交换了一下表情后,就懒洋洋的靠在了阳台上,天气比刚才好多了,太阳在云层里面挣扎,估计再一会就会晴朗起来。

 

“不过他们笑的次数倒是变多了。也看不出来是真的假的。”美女老师补充了一点。

 

“真是个让人不爽的家伙。”小伍蹲下身子系鞋带,然后站起来拉平了t恤上的皱纹。

 

“怎样?你又打算去了闹事么?”美女老师用手抚了抚不安分的头发。

 

“嗯……我想去看看周小鱼长什么样子,顺便看看能不能尽点什么义务。”小伍把条条状的头发全部拢向后面,然后又掉回到原来的位置,跟没动一样。

 

“小伍,替我们请个假,就说我们跑到别的地方去自我检讨。不和你们一起吃晚饭了。”张扬看起来有一点高兴,居然少见的哼起歌来,依稀是某一个熟耳的蒙古小调。看起来卸下了一身重担的张扬从包里翻出钥匙并扔给伍笑宝。“碗上我们要是赶不回去的话记得帮我关店,还有,损坏物品要照价赔偿,打架也要去外面,不要把店子砸坏了。”

 

“嗯,我知道了。”小伍便把钥匙抛上抛下的走掉,留下了超帅的一个背影。

 

“可能会是很激烈的解决方法!你真的不害怕么?”美女老师的台词和表情一点也不般配,那张脸上的潜台词分明就是幸灾乐祸。倒是张扬真的有点担心自己五年的基业。“所以我才说不要回去了,而且我们的确有些东西要检讨的。”看着有些不解的美女老师,张扬突然从心里想出了一大堆好笑的事情。

 

“你笑屁。”美女老师板起脸来。“有什么就赶紧说出来,想我打你吗?”

 

“哈哈哈哈,没有没有。”张扬从刚才起就变的自控能力特别差,现在更是蹲在地下笑的直不起腰来。“我只是突然想起来小伍还小的时候,你问他喜欢春天还是喜欢夏天,他就会说我喜欢冬天。你问他吃一根冰棍还是吃两根冰棍,他就会说我吃糖葫芦。张珣说他从来也不选别人摆好的路,说的还真没错。”

 

张珣骑着车子到达红蚂蚁的时候,正好周小鱼和陈小意也买了东西回来。张珣便把门打开,并像那两个女生点了点头,周小鱼也点了点头回来,虽然两个人都好像有什么话要说,但总是卡在了什么坎儿上。后面是陈小意双手合十作星星眼状说“你们两个都好酷哦~~~”然后给了每人一脚踢进门去。

 

最后终于还是张珣走到小高和聂旭东的那边,周小鱼走到另一群女生的这边,像之前那个谁提到的一样。一副老死不相往来的样子。

 

“东子你猜,要是我们把他赶走,她们也把小鱼赶出来,这两个人会不会在一起稍微说上那么几句话的?”小高旁敲侧击的对着聂旭东说话来打击张珣。

 

“别了吧……现在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对着她”张珣回头看了一眼女生堆里的周小鱼,目光接触后两个人都迅速把它错开。“估计她也和我差不多。就算勉强说话也还是对不上线。”张珣拿着杯子晃荡着里面的冰块。

 

“放心吧。我们倒不至于那么无情无义的。”聂旭东边往咖啡杯里加方糖,边在那里郁闷着说话。“不过我倒要看看你们打算这样撑到什么时候!”

 

“什么时候呢?”张珣仰着头想了一想。没想通。再看往周小鱼的方向时,那家伙已经躲在陈小意的后面了。

 

***

 

“刚刚你说到的小伍。是个什么样的人?”周小鱼躲开张珣看过来的眼光,若无其事的问陈小意。后来躲在陈小意后面的那个举动,完全是突然想到的,事后周小鱼觉得这种做法太过笨拙了,只不过如果坐回去的话会变得更加笨拙,这才让周小鱼暂时保持了现状。

 

“什么样的人?简单的说,就是易躁动,无自制力,攻击力高,物理攻击伤害减半,耳根子软,面对除了傻姐以外的一切女生都会脸红的一个男生。”陈小意手舞足蹈的演示着,好像那个人就在眼前一样。“当然我说的是两年前,现在就不知道成长成什么样子了。总之是超可爱的类型,去了美国倒便宜了美国的女生们。”

 

周小鱼皱鼻子笑。“这都是些什么样的形容词啊。”虽然资料算是比较详尽了,但是在周小鱼这里还是很难拼凑出一个完整的形象。

 

“还有,有他在的地方就一定会有很激烈的事情发生。”陈小意兴致勃勃的预料着之后将要发生的事。因为对小伍的了如指掌,所以陈小意能看到一些更加直观的画面,这个有的时候是别人无法理解的。“所以我的意见是。与其让炸药们一个一个的蹲在那里隐藏着危险,还不如全部把它们炸掉来的干脆!”

 

“炸掉他炸掉他!炸掉他还能看个热闹。”

 

“你怎么会那么确定的?”虽然还是在和陈小意对话,但小鱼子还是忍不住看了张珣一眼,不过这个小动作被陈小意完美的捕捉到了,看的那家伙心里好一阵窃喜。

 

拍了周小鱼的头之后,陈小意胸有成竹的打包票。“你不懂,因为从他们刚刚认识的那个时侯开始,他都是对付张珣最有效的人。而且啊……”陈小意也开始拿着杯子晃里面的冰块来看,并听着碎冰块划过杯壁的声音,已经是风潮了吗?

 

“而且啊……他喜欢雷亚。”

 

***

 

于是门开了。

最大的那一包炸药和导火索占据了红蚂蚁中所有人的眼睛。

张珣惊讶的看着进来的这个人,那种古怪头发,那样不同风格的衣服,虽然变化很多,但总还是能够一眼就认出来。聂旭东子撇了撇嘴,只用手打了招呼没说话。小高和南少爷对视了一眼,各自撇了撇嘴角想你看看,你总算来了。

 

“小……小伍?”张珣看起来是真的觉得不可思议,看来张扬并没有把伍笑宝归来的消息告诉很多人。这是当然的,这是“惊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