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给你-008

我的给你-008

 

“你猜你猜!最后怎么样!”雷亚张牙舞爪的像周围的一群女生尽职尽责的宣传着张珣的光荣事迹。“那家伙就这样像飞一样的跳下去了,我当时还以为他会发出什么无影脚之类的招数……”

 

“怎么样怎么样……哇!真的吗?很帅呢……”那群女生也在烘托气氛,让场面看来非常的热烈。雷亚对雷亚近卫军的号召力显然小觑不得。

 

“张珣?他经常都是那么奇怪的,其他人也差不多,小亚子一定要慢慢习惯的。”陈小意司空见惯的帮助张扬擦着杯子,使劲使劲的擦。是她一贯的风格。

 

“可是为什么啊,比如最开始为什么会想起跳河呢?”雷亚又习惯性的窜上了吧台。“事物既然存在中,总要有个合理的原因吧。”

 

“干嘛非要为了什么才行呢?”张扬最近眉头间长了一个青春豆,于是老是用手摸,让人误以为他还年轻着。“想跳就跳好了。你不是也觉的那样挺帅的吗。”

 

“哼!懒的和你吵。你们根本是一伙的。”雷亚为张扬的口气几乎气结只好重重的哼了一声,调过头不理张扬专心的理陈小意。

 

“说到这儿,小意,你们从小就是一起长大的吧,那张珣小时候是什么样子的?”雷亚突然把头朝向陈小意,饶有兴趣的问。不过急躁的雷亚还没等到陈小意回答,就已经在急不可待的用现在知道的部分开始自由拼装了。要是任着雷亚胡来的话,很难想象她会把张珣的童年扭曲成什么样子。

 

“也不算…”陈小意把眼睛望向天花板想了想,“我认识他大概只有两年而已,估计东东和南南也和我差不多啦,我们三个倒是认识的比较久。”

 

雷亚哦了一声有点不死心的继续问。“那你认识张珣的时候他的头发是什么颜色的?”

 

陈小意看起来完全不擅长回忆,于是就这样疯狂的大幅度抓头抓头抓头,最后连雷亚也看的很不忍心起来,用手安抚着可怜的陈小意说“好了好了,不要这么拼命……”

 

“应该……就是现在的颜色吧……”陈小意觉得让雷亚就这么什么都没问到的回去显得太不够朋友了,于是尝试着说点有实质性的话来哄一哄雷亚,不过在加了很多依稀仿佛可能大概这种形容词后,陈小意自己也觉得这观点太不可靠了,只好少许歉意的嘟囔“那么久的事怎么会记得清嘛~~”

 

“要不要问问我看看?”张扬满带着笑意插入这段谈话,少见的在和小毛孩子的交锋中占了上风。“搞不好我是唯一知道内情的人……”

 

雷亚回头,眼神从刚才累积的仇视瞬间变成谄媚。“扬哥扬哥,那不如你告诉我那人的头发到底是什么时候变白的?”

 

“我啊~~~”张扬伸了伸懒腰。

 

“算了,还是不告诉你!”

 

是初夏,真正的炎热还没有来到,可雷亚总是觉得天上开始有树叶落下来,有一股说不出的凄凉劲儿。雷亚她定了定心神,琢磨着什么时候放把火把这臭老板的店子烧掉吧。好在还有美少女陈小意像刚才一样用手顺着雷亚的头发安慰着,总算是没有被全世界抛弃。顺便说,把头发码的顺畅一点,雷亚和陈小意看起来还都是乖巧的一塌糊涂。

 

***

 

 

之后出现的场景是用白底红字写着“专业传呼机手机修理”的地方,店面不大,但看起来生意还不错,说到底,好多铺子能不能变得热闹起来,最后都是取决于老板的个人魅力的。

 

“哎哟对不起,这回我也是真的没辙了……”老板看来和张珣很熟,估计张珣也老是来修理老爹留下来的那个破烂玩意儿。老板一笑,露出嘴里仅存的三颗牙,看到那个,你就觉得这世界太美好了。“这种机型实在是太老了,比我都老,小问题还可以勉强糊弄糊弄,现在这样就根本没办法修理了。”

 

“你干吗不买个手机,现在哪还有人用这种老东西,一点也没有朝气。”老板的微笑颇具杀伤力,就冲这种对自己的衰老完全不以为意的劲儿,至少也能把雷亚吸引住。

 

“也还是有人用吧,传呼台还在工作的话,应该还是有人用的……”张珣想了想,觉得自己说的还是挺有道理的。然后笑着咬了咬嘴唇对老爷子说。“您觉得哪?”

 

“哈哈哈哈哈……”三颗牙老爷子一口气笑了个通畅。“好好好,人啊,该是什么样就是什么样,很难改的。多会你想买手机了就去拐角那家店,提我的话说不定还能便宜点儿。”实际上这个城市显然并不大,好像整个城市的人都互相熟识一样,虽然我们心里知道那根本是没可能的。其实对于某些人来说,这个世界也只不过那么大而已。人类对于南极的征服,就好像我跳过了我家的院墙一样。只是按比例的扩大和缩小罢了。

 

“算了。反正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张珣嘿笑了一个,和三牙老伯挥手道别,走出十米多转回头说“啊对了,想要买的时候我会去那家店的……”老头子就笑着忙自己的事儿去了,不张嘴的时候,眉宇间隐约有年轻时诗酒江湖的挺拔劲儿。

 

“已经修不好了么?果然……还是有寿命的。”走出好远的张珣继续把玩着那个传呼机,最后把它系在背包上面。“这这这这……叫我如何是好?”这一句京剧戏词就是三牙老伯在和张珣下象棋的时候教给他的,虽然吼起来痛快淋漓,但内容却是出了名的无可奈何。
 

***

 

 

“你干吗不继续的问下去呢?”陈小意躺在雷亚的床上翻来滚去后突然说出了很古怪的话。

 

雷亚的家和一般女生的家又不太一样,或者说,这根本就不像是女生的家,因为它太简单了,几乎可以用家徒四壁来形容,除了对面墙上雷亚亲手画出的三只粉红色的猫外,你很难找出其他正常女生应该关注的元素了。就连地下摆着的游戏机也是硬气的棱角分明的x-box。那只黑底白鼻子被叫做小雷的猫目中无人的横在藤制的地椅上,很有点独行侠的味道。陈小意曾经翻看过雷亚的书架,里边大部分都是些没听过名字的外国书,唯一比较熟悉的一本叫做毛泽东选集,这着实让陈小意吃了一惊。

 

“咦?”从进门起雷亚就开始在思考着什么,突然被打断后竟然有些手足无措。“你刚刚在讲什么?啊啊,小意对不起,我在想其他的事情,所以走神儿了。”

 

“最近的你怎么总是这么心事重重的”陈小意表情诡异的凑近雷亚。“是因为夏天马上过来你要开始伤春悲秋了么?”其实小意是想说难道你背着我有了别的女人了么?不过话要出口的时候,陈小意还是把它换了内容,总觉得现在连关于感情的玩笑都不能开。当然,其实陈小意只是以己度人的低估了雷亚,看毛选的家伙总是和普通人不同的,在乎的一般都是和大众眼光不同的事情。

 

“别胡说!我只是在思索生命的意义而已呀。”雷亚的自我调节能力的确很强。看起来就是很强悍的那一型。不过若说了解,红蚂蚁中就再也没有人比陈小意更了解雷亚了。在陈小意的眼里,那家伙和她家的猫一样,要不就胆大包天,要不就胆小如鼠,再没有中间柔和的部分了。

 

“那么……陛下,您思考的怎样了?”陈小意尽情的嘲笑着雷亚的不坦率。

 

“嗯嗯……还差少许就会有结果了”雷亚开始蓄意的摆出学究的臭脸,手也作抚须状在那里“抖动”。“你刚才到底说什么啊?”

 

“我就是说啊,凭你的缠人功夫,如果你真的想问的话,扬哥怎么也瞒不过你的。”陈小意笑了笑,打了个滚重复了刚才要说的话,并详细的解说。不过陈小意打滚的时候吓着了要去窗台上晒太阳的雷亚家的小雷姑娘。

 

“那当然!这是我唯一擅长的东西。”雷亚自豪的哼哼,然后沉默了少许。“其实,当时我是有一点儿害怕。不过这都是很难说清楚,我经常都不知道自己究竟在想什么的。”

 

“害怕?是哪一种啊。”陈小意学着雷亚家猫的姿势在床上蠕动,让小雷姑娘对它产生了一点儿敌意。就像物似主人形的道理一般,从这只叫小雷的猫身上,我们总能依稀能看到雷亚的影子。

 

“也不是很严重的,只是…我突然觉得大家的这种相处方式有点奇怪而已。比如……这群人虽然都是特别特别好的朋友,可是却都没有人知道对方的从前究竟是什么样的,虽然大家都在等着对方说出来,可是如果那家伙不说的话,却又都懒的问。”雷亚在努力的整理自己的思维,以便让自己的说话更加富条理性。而陈小意则一边抱着猫静静的听。“我今天问了一次,不过路上就后悔了。”

 

“就好像……就好像大家是以红蚂蚁为中心扩散开来的个体一样,虽然对于对方都是最重要和最不可缺少的那一部分,可是却没有一点办法来影响到对方,大家都有着自己的轨迹,自己做事情的方式,还有自己的秘密。这就让我很不爽的,当然我也有……”雷亚吐了吐舌头,就把自己的这一大段装模作样的对白给软化掉了。“反正我就是觉得,大家要不就是太胆小了,要不就是太不负责任了,两种都挺气人的。”

 

“也还不错啦,不去打扰别人也不被别人打扰。”陈小意努力不让那只猫睡着,而那只猫抱定了我就不睁开眼睛你爱咋咋地的心态顽强的抵抗着。所以被小意摆成了很古怪的姿势。

 

“我估计大家心里都特别清楚,只不过都懒的去破坏这规则而已,可我回来的路上就一直在想,会不会有一天这种平衡突然就被随便哪个人或者哪件事不小心打破了呢?”雷亚开始挣扎出最后的几句仿佛很有哲理的话。“或者,然后会怎么样?我就是因为这个才害怕的啦”

 

“怕有个屁用啊!”陈小意想了一想,决定挑最简单的道理说,有一点以不变应万变的气魄。

 

“也对……”雷亚咬了咬嘴唇笑着重复了一遍。“怕有个屁用啊”

 

两个人就这么僵持了很久,然后陈小意把猫尽心尽力的抛起,落下。看的雷亚有一点儿心疼。

 

陈小意拿过猫强吻了一个,开始坐起身来左摇右晃。“我虽然和东东南南他们都是一起长大的,可也还是不知道他们的很多事儿啊,比如南南那个喜欢到死非她不嫁的女生的细节这一类的。像你一样,懒得张口问喽……我自己都觉得这个很奇怪。”

 

“不过……”陈小意突然提高了声调“人生啊,就是在不断的闹腾中成长的啊~~~”

 

雷亚终于还是趁着陈小意抒情的时候把猫抢了回来,让它暂时性的安全了些。“这句话倒是有一点儿哲理的,不过有哲理的都是废话”

 

“那当然……”陈小意高高的仰起头。“这是那个臭老头每天都放在嘴边的例句啊。”

 

***

 

 

红旗下,旗杆旁的台阶上。唐炬南和高少明的对谈

小高说。“雷亚是不是很喜欢这种特别费劲儿的爱情?”

南少爷说。“不是这样的吧,那种轰隆一声就来,哗啦一声就去的爱情也是有的。”

小高说。“那是你!好吧,那你说雷亚是怎样的……”

南少爷说。“说不清楚,总之……说不清楚。”

小高说。“啊啊,算了,和你谈这个话题是我不对。可我们为什么要在这里等着?”

然后唐炬南突然站起,摇摇晃晃的走向对面的女生宿舍。“嘿~~死女生,我等了你足足半个小时,你赶紧想想怎样做补救工作吧”换来的是笑颜如花的温香软语“是吗,你很费心呢……”然后南少爷和那个美少女两个人相偕而去。

红旗继续飘扬,发出扑啦扑啦的声音,让这个炎夏有了一点凉意。

高少明苦笑着说“啊……我多会儿才能变的再聪明点儿呢?”其实小高爷已经足够聪明了
 

***

 

 

之后是雷亚在浴室中对着镜子整理头发。

 

眼前的视线竟突然模糊了起来,雷亚勉强的慢慢滑坐在浴室的地砖上,用力的抓着自己的头以便让它变得清醒一些,难受么,对于身体上的痛苦不是早就已经习惯了么,雷亚看着镜子里自己的狼狈模样。

 

笑了笑。

 

对着镜子比出中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