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给你-007

我的给你-007

 

“呀~~”

 

“我很饿呀~~”这样美好的台词当然有必要在续篇中重复一下的
“而且,也累到不行……不能动了。”周小鱼索性笑眯眯的坐下来。“不过就只有方向感非常好,真是有一得必有一失哪。”扎着马尾的关系,张珣能看到音像店老板送给周小鱼的紫色石头的耳坠,另一个则妥妥帖帖的在自己的胸前挂着,因为周小鱼的手工很差,所以耳坠改成的项链总是硌的自己胸前特别疼。

 

“嗯!”张珣咬牙,慢慢的走过去蹲在周小鱼的对面问着他奇怪的问题。“嗯你……你有没试过在什么条件都没有的情况下不停的找一个人?我说,你总要多少给点提示吧。”说是这么说,不过一来男生和女生本来就站在不平等的地位,二来在勇者和恶龙搏斗的时候,公主也在饿着肚子心焦如焚,所以姑且算扯平吧。

 

周小鱼抿了抿嘴没说话,只是满带着笑意的看着张珣,让人觉得如果不打断的话,也许会一直这样下去直到公主和王子过上了幸福的生活。

 

“找人太累了,我差点就想说爱咋咋地我不管了。”张珣有点顶不住了,把眼睛看向一旁……之后又很倔强的扭回头注视着那清澈的紫色

 

周小鱼毫不胆怯的直视着张珣挑衅般的眼睛说“对不起。”七扭八扭的语气委屈的好像要唱歌一样。然后笑着抽了抽鼻子用来中和情绪。“不过,我其实试过另一种的……”

 

“在一个从没去过的地方……也没有认识的人……也没有任何可以打扰我的东西,白茫茫的一片。”周小鱼保持着那美好的姿势,一直盯着张珣直到眼圈发红。“我每天都想啊……我想赶紧把那群人忘了吧。使劲儿想使劲儿想。”

 

“可是不行……”周小鱼指着自己的眼睛。紫色的太阳在旁边挑合适的角度作威作福。“你在左边儿,他们在右边,我一闭上眼睛的话,你们就跑出来吵我,根本就赶不走……”

 

“可是你也从来就不走的再近一点……”周小鱼很像吵架的样子说话,但是真实是这样的,一旦有一方妥协,那么这吵架的格局就迟早会演变成调情。被那样的瞳孔注视着的时候,你总是希望那样的日子能更久一些。当然,为了任何美好的事情而放弃了自己的那一部分,都不算是正确的做法。

 

“那是你暗示的不够明显吧。”张珣扁了扁嘴作调戏状凑了过去,周小鱼却意外的没有像从前一样避开,所以倒是张珣在距离约四五厘米的时候停住了,然后笑笑放弃“咦?从前百试百灵的,现在竟然没有效果了”

 

周小鱼眨了眨眼睛“医生说我的眼睛很快就要看不见了,所以我就想啊,我得赶紧看看你……趁着我还能看见这张脸,赶紧记在心里边别忘了。”这对白其实算是很深情的了,可这永远也不是这群人擅长的语气,所以大概能维持一分钟左右就算超水平发挥了。

 

然后周小鱼继续如往常一样的跳脱,毫无闲事挂心般的皱眉头。“可是问题是这样,我要是真的看不见了,那怎么办?”

 

张珣咬牙许久,掷地有声“老子会讲的故事足够撑三五年,不要小看我!”于是在即将落去的夕阳中,小鱼的笑容好看的无以复加。但又是不到一分钟,周小鱼的表情突然变成贼兮兮的笑,这让张珣有了很不好的预感。这简直是一定的,从最开始就要有这样的觉悟,这群女生只会给别人添麻烦而已,而这群男生所擅长的也是“简直是一定的”善后工作吧。

 

于是,周小鱼也跳下桥……和刚才张珣的无视或雷亚的壮烈不同,周小鱼是闭着眼睛的,勉强要加一个两字词语的话,说“接纳”或“融合”的这种比较合适。让人误以为空中出现了一个对话框,对话框中用方正超粗黑体明明白白的写着。“嘿,我回来了!”

 

张珣有点儿没辙的笑着,然后颇有些荆轲刺秦般悲壮的咬牙说“要是形成跳河的风潮就糟糕了。”于是蠢才男生再次跳进河中找到了周小鱼,周小鱼把自己的全部重量依靠给了张珣。无视着周围人们的围观肆无忌惮的笑着。

 

“还真是一点儿也不害怕。”周小鱼唯恐天下不乱的将自己的嘴唇和张珣的重合。完全没有介意桥上的笑声和口哨。眼睛中除了张珣以外就再也没有别人了。

 

桥上的情侣们在赞叹的同时没有一对忘记用行动让自己的对方也幸福着,不过他们还没有冲动到也跳下河去和张珣她们一起胡闹。一对头发花白的老夫妻互相看了一眼,老头说我怎么碰不到这么好的姑娘呢?老太太白了老头一眼说想当年呀怎么怎么样,不过这不是这个故事的主线,所以老两口提着猪肉和一捆大葱乐颠颠的回家了,渐行渐远,以至于我们听不清他们后面还说了其它什么别的。

 

雷亚嘟起嘴注视着作乌龟状游往岸边的两人,发现原来周小鱼也不会游泳,心里挺得意。“啊……”在拉长声调表示不满后,雷亚突然迟钝的发现围观的人们异样的眼神。

 

“啊走开走开……对不起,我们是拍电视剧的,请大家不要打扰,不要打扰……”雷亚不知从哪里拿出的太阳帽和墨镜,便真的开始与片场的龙套小子相似了。驱散了人群后注视着沉浸在短暂幸福中的那两个人,雷亚发现自己无论如何也还是挺高兴,就索性兴高采烈的蹦嗒了几下。“哼哼哼哼!!这个剧情真是非常没有常识啊。不过这次算了,下次换我做主角的时候一定要好好的来一番惊天大逆转。”然后,雷亚发出“哟吼吼吼吼吼!”的喊声,不知道那种非人类的叫声中有没有包含什么隐喻。

 

***

 

 

“找到小鱼了?”高少明坐在吧台上摇晃着双腿,嘴上叼着未点燃的烟,这个做法之后影响了唐炬南几乎半辈子。背景中聂旭东在旁边很愤怒的积攒情绪。

 

“那个白痴女生,我一定要让她付出代价啊啊啊啊!!!”陈小意咬牙切齿的对着张扬特意做给她的桔子茶。聂旭东仍然在愤怒。

 

之后轮到把头发又染回淡黄色的唐炬南,南少爷制止了跃跃欲试的陈小意。“报仇也要有顺序的,要男一女一男二女二的排下去才行。小意还排在我后面,不要急了吧。”聂旭东继续继续愤怒。

 

“砰~~~”最后聂旭东终于爆发的拍桌子,撕心裂肺的喊“我倒要看看她怎么来见我们!”

 

然后是门铃。

 

“外送,十人份鲔鱼寿司,是一位姓周的小姐委托送来的,帐已经付过了,请签收。”送寿司的小女生和小男生之讨人喜欢,让人觉得下次一定还要吃这一家的寿司。最后还是心软的南少爷去签收的,那个人就只有写自己的名字很好看而已。据说为了表示对小男生的尊重,南少爷连看那个小姑娘一眼也没有。直到在他七十八岁牙齿全部掉光的那一天才终于对高少明说出了这件事情,让那时候也很老的高少明觉得好生唏嘘呀唏嘘。

 

“这还真是好主意……”陈小意和雷亚小高对视了一下然后笑。

 

“你以为用这些就能收买我们吗!!你以为我们是这么没有节操的吗!!”聂旭东对着门口的方向继续愤怒,不过再回头,他就发现除了他之外的所有人都已经没有节操的被收买了。这让东子哥觉得有点“亏”。得赶紧想补救方式,否则待会寿司就都没了……
 

***

 

 

张珣和周小鱼也找到了很适合他们的位置,在地铁的通道中,那两个人像两个企鹅一样互相依靠着。无视着地铁通道中来回走动的人群,好像在彼此的世界中只有对方存在一般。

 

“帮我看眼睛的那医生长的很帅的,你一点都不担心吗?”周小鱼闭着眼睛哼哼着,听着不远处怪异头发的流浪歌手用沙哑的调子唱“既然,偶然相遇,触碰了心灵,相信自己,相信你。”周小鱼突然觉得,看不见,还真是没啥了不起的。

 

“谁管你,那是你自己的事儿。”张珣把眼睛投往其他的方向说。“我饿了,要不……你请我吃东西吧。”

 

周小鱼连眼睛都没有睁开,仿佛说梦话一样,嘴角微微的上翘“寿司可是很贵的呀……”